热词: 医护日记  

外滩拥挤踩踏事件一重伤员情况好转br两医生抢救

王艳

2017-12-21 05:08 来源:admin

  1月3日下午5时,澎湃新闻从交大附属瑞金医院获悉:该院当天出院3人(1名台胞出院),目前还有6名伤员住院治疗,2名重伤员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其中1名EICU的危重患者3日早晨脱离呼吸机,情况正在好转中;另一位危重患者意识仍然不清,下一步将以脑复苏和脑功能的保护措施为主。而骨科收治的1名伤员计划在其软组织肿胀好转后进行左胫腓骨骨折内固定术,其他病人病情稳定。

  该院心理科医生和两名医务社工也参与到查房,心理科林国珍主任一边查房一边教授社工心理干预方法,以方便医务社工更好地开展心理帮助。

  2015年第一天的凌晨,陆续有踩踏伤者送入急诊抢救室。我们胸外科韩丁培医生刚下手术台还没来得及休息,就拖着疲惫的身躯第一时间赶赴抢救现场,与其它科室医生一道奋力救治伤员,收治了两名伤员到我们胸外科重症监护病房。科室李鹤成主任和胡艳霞护士长也立刻从家里赶来,他们放弃节假日休息时间,连续3天亲自参与两名伤者的抢救和护理,制定详细的诊疗方案。

  我们的病人中一名年轻男性患者是严重胸部挤压伤和颈部软组织挫伤。影像学检查显示有多发肋骨骨折和右肺严重挫伤。患者入院后生命体征欠平稳,情绪极度不稳定,剧烈呕吐后出现阵发性呼吸困难,如病情恶化有出现呼吸功能衰竭的可能,甚至需要紧急进行气管切开。经杜海磊和韩丁培医生两个日夜的陪伴及护理小组的努力,2日下午病情基本稳定并脱离危险期。现在主要是密切监护、对症治疗并加强心理疏导。

  另一名年轻女性患者经检查肺部挫伤伤势较轻,虽然生命体征平稳,但心理创伤严重,依然沉浸在事件创伤中,表情中充满着对外周事务的恐惧。她的个人信息仅仅是一个数字代替,身边没有一位亲友陪伴,随身携带的包也在事件中丢失。一开始询问她姓名时,她只是茫然的注视窗外,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根据心理科医生的建议,我们两名护士轮流握着手陪她聊天,直到第2天的上午,经过医护耐心的安抚,她才能开口说话,但回答断断续续,无法清晰听清楚,哪怕是她的名字。询问她家人联系电话,说出的号码只是几个数字。此时患者神情依旧慌张,不停的要从病床下来,当班护士张玮秀一直在她身边安抚她并不时地询问其家人电话号码,当她说出一串电话号码时,医护人员立即拨打号码,可反复试了数次,号码都有误。医护人员焦急万分,又经过数小时的安慰和安抚,她紧张不安的情绪得到充分的缓解,发音越来越清晰。护士借机再次询问电话号码,这位女性患者终于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单位与母亲的电话。护士立即拨打了电话,仅仅一声“喂”,听起来是一名年长女性的声音时,简述情况后,对方很肯定的说是自己的孩子,在电话里可以听出,患者的母亲百感交集,几乎在尖叫。经历生死,惊吓过度,这位女性患者嘴里喊着“妈妈,妈妈”,护士不停的在旁安抚着她,告诉她已经和她妈妈取得了联系,很快能见到妈妈了。她的神色才安稳下来,同意好好休息,但一直嗫嚅着“姐姐,你不要走!”我们的护士拉着她的手说,“放心,我们一直都在,不会走,陪在你旁边,你放心,到了医院就安全了。”她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也安静的入睡了。

  2015年1月凌晨1点10分,我接到抢救室朱琤医生的电话,朱医生哭着在电话中通知我情况,我迅速穿好衣服赶往医院,事后才知道,我由于走的特别急,家里的大门都没有来得及关,整夜敞开在那里,现在回想起来也有些后怕。

  到达抢救室时,120工作人员、警察、我院的医护人员、工务员都在场,我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科主任,赶紧对每个病人逐一查看,迅速锁定了2名极危重病人,马上指派专职医生和护士进行处理与救治。

  有一名19岁的中学生,在送来时就没有心跳和呼吸,但是我们的住院总倪童天医生、周与华医生、朱琤医生不愿放弃,仍然坚持轮流做心肺复苏,希望能救回他,但最终病人还是离我们而去,此时我们的医生、护士的衣服均被汗水浸透,大冷天竟散发出汗臭。

  另外一名是男性27岁,极度躁动,面色红、青紫、4位医护人员都无法按住他,根本无法实施治疗措施。情况非常危急,说明病人处于严重的缺氧状态,如果不能及时解决缺氧问题,病人将失去生命。此时,神经外科江泓医生提出静脉注射安定缓解躁动,抢救室的护士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找到静脉,由于病人的不配合,血液溅到了她的面部,她顺手擦拭后又迅速为其它病人抽血,毫不在乎。在注射安定前,我担心病人的呼吸消失,紧急请麻醉科医生做好插管准备,果然安定注射后病人的氧饱和度迅速降至40%,此时麻醉科的医生以娴熟的手法将口插管送入气道,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即刻回升,达到了80%,经过呼吸机的支持治疗,血氧饱和度恢复至100%,此时我们的医生护士才松了一口气。

  当时其余的8名病人中,一名女性出现了创伤性精神障碍,一言不发,并每隔15分钟从床上坐起,表现为轻度的烦躁和惊恐,我们派了护士专门守护在她身边进行安抚工作,告诉她医院里很安全,第二天她才开口说线岁小姑娘呈现木讷状态,我们迅速邀请眼科、神经外科等科室检查,并做了头颅的CT检查,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确定是创伤性短暂失明,我们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小姑娘感到庆幸。

  1月3日下午5时,澎湃新闻从交大附属瑞金医院获悉:该院当天出院3人(1名台胞出院),目前还有6名伤员住院治疗,2名重伤员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其中1名EICU的危重患者3日早晨脱离呼吸机,情况正在好转中;另一位危重患者意识仍然不清,下一步将以脑复苏和脑功能的保护措施为主。而骨科收治的1名伤员计划在其软组织肿胀好转后进行左胫腓骨骨折内固定术,其他病人病情稳定。

  该院心理科医生和两名医务社工也参与到查房,心理科林国珍主任一边查房一边教授社工心理干预方法,以方便医务社工更好地开展心理帮助。

  2015年第一天的凌晨,陆续有踩踏伤者送入急诊抢救室。我们胸外科韩丁培医生刚下手术台还没来得及休息,就拖着疲惫的身躯第一时间赶赴抢救现场,与其它科室医生一道奋力救治伤员,收治了两名伤员到我们胸外科重症监护病房。科室李鹤成主任和胡艳霞护士长也立刻从家里赶来,他们放弃节假日休息时间,连续3天亲自参与两名伤者的抢救和护理,制定详细的诊疗方案。

  我们的病人中一名年轻男性患者是严重胸部挤压伤和颈部软组织挫伤。影像学检查显示有多发肋骨骨折和右肺严重挫伤。患者入院后生命体征欠平稳,情绪极度不稳定,剧烈呕吐后出现阵发性呼吸困难,如病情恶化有出现呼吸功能衰竭的可能,甚至需要紧急进行气管切开。经杜海磊和韩丁培医生两个日夜的陪伴及护理小组的努力,2日下午病情基本稳定并脱离危险期。现在主要是密切监护、对症治疗并加强心理疏导。

  另一名年轻女性患者经检查肺部挫伤伤势较轻,虽然生命体征平稳,但心理创伤严重,依然沉浸在事件创伤中,表情中充满着对外周事务的恐惧。她的个人信息仅仅是一个数字代替,身边没有一位亲友陪伴,随身携带的包也在事件中丢失。一开始询问她姓名时,她只是茫然的注视窗外,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根据心理科医生的建议,我们两名护士轮流握着手陪她聊天,直到第2天的上午,经过医护耐心的安抚,她才能开口说话,但回答断断续续,无法清晰听清楚,哪怕是她的名字。询问她家人联系电话,说出的号码只是几个数字。此时患者神情依旧慌张,不停的要从病床下来,当班护士张玮秀一直在她身边安抚她并不时地询问其家人电话号码,当她说出一串电话号码时,医护人员立即拨打号码,可反复试了数次,号码都有误。医护人员焦急万分,又经过数小时的安慰和安抚,她紧张不安的情绪得到充分的缓解,发音越来越清晰。护士借机再次询问电话号码,这位女性患者终于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单位与母亲的电话。护士立即拨打了电话,仅仅一声“喂”,听起来是一名年长女性的声音时,简述情况后,对方很肯定的说是自己的孩子,在电话里可以听出,患者的母亲百感交集,几乎在尖叫。经历生死,惊吓过度,这位女性患者嘴里喊着“妈妈,妈妈”,护士不停的在旁安抚着她,告诉她已经和她妈妈取得了联系,很快能见到妈妈了。她的神色才安稳下来,同意好好休息,但一直嗫嚅着“姐姐,你不要走!”我们的护士拉着她的手说,“放心,我们一直都在,不会走,陪在你旁边,你放心,到了医院就安全了。”她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也安静的入睡了。

  2015年1月凌晨1点10分,我接到抢救室朱琤医生的电话,朱医生哭着在电话中通知我情况,我迅速穿好衣服赶往医院,事后才知道,我由于走的特别急,家里的大门都没有来得及关,整夜敞开在那里,现在回想起来也有些后怕。

  到达抢救室时,120工作人员、警察、我院的医护人员、工务员都在场,我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科主任,赶紧对每个病人逐一查看,迅速锁定了2名极危重病人,马上指派专职医生和护士进行处理与救治。

  有一名19岁的中学生,在送来时就没有心跳和呼吸,但是我们的住院总倪童天医生、周与华医生、朱琤医生不愿放弃,仍然坚持轮流做心肺复苏,希望能救回他,但最终病人还是离我们而去,此时我们的医生、护士的衣服均被汗水浸透,大冷天竟散发出汗臭。

  另外一名是男性27岁,极度躁动,面色红、青紫、4位医护人员都无法按住他,根本无法实施治疗措施。情况非常危急,说明病人处于严重的缺氧状态,如果不能及时解决缺氧问题,病人将失去生命。此时,神经外科江泓医生提出静脉注射安定缓解躁动,抢救室的护士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找到静脉,由于病人的不配合,血液溅到了她的面部,她顺手擦拭后又迅速为其它病人抽血,毫不在乎。在注射安定前,我担心病人的呼吸消失,紧急请麻醉科医生做好插管准备,果然安定注射后病人的氧饱和度迅速降至40%,此时麻醉科的医生以娴熟的手法将口插管送入气道,病人的血氧饱和度即刻回升,达到了80%,经过呼吸机的支持治疗,血氧饱和度恢复至100%,此时我们的医生护士才松了一口气。

  当时其余的8名病人中,一名女性出现了创伤性精神障碍,一言不发,并每隔15分钟从床上坐起,表现为轻度的烦躁和惊恐,我们派了护士专门守护在她身边进行安抚工作,告诉她医院里很安全,第二天她才开口说线岁小姑娘呈现木讷状态,我们迅速邀请眼科、神经外科等科室检查,并做了头颅的CT检查,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确定是创伤性短暂失明,我们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小姑娘感到庆幸。

(责编: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