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医生说  

心脏骤停怎么办 听听急诊医生说

王艳

2017-12-19 00:27 来源:admin

  对于此类心脏骤停的情况,房巍表示,做心肺复苏是有机会抢救回来的,虽然机会并不多。前提是,抢救越早越好,越有效越好。房巍告诉记者,如果当时急着送医院,在颠簸的救护车上是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心肺复苏的,一定先留在现场做心肺复苏成功后再走才安全:“这也是我们在培训的时候强调的一点。”

  作为武警广东省总队医院的急诊科副主任,吕军入行已有近20年,一直坚守在一线。说起抢救心脏骤停,吕军说讲究三个第一,“第一现场,第一急救,第一时间呼叫”。要实施高质量的抢救,除了争分夺秒,更离不开一个医疗团队的“兵团作战”。此次徐文能够抢救过来,离不开一众医者的协同合作。吕军表示,医疗团队就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培训,其中包括现场模拟训练。培训过程中,对于发生心脏性猝死,强调争分夺秒进行救治。

  早上5点出发,5点30分赶到广州市120急救指挥中心集合,到了6点前,编号19号的王西富和其他50名AED移动骑行队队员们已经被撒豆子般地散布在了40公里的马拉松赛道两侧。每个骑手负责1公里的赛道范围。“50个骑手,都是以广州市各大医院急诊科为主的业务骨干,对院前急救这快的工作是非常清晰的。”

  王西富负责的是19公里-20公里这一路段的跑者保障,位于阅江西路海珠轨道交通会展站的附近。而跑者徐文,最后倒下的地点,是21公里外的半马终点处。“马拉松比赛中一旦出现了跑者死亡的悲剧性事件,会传得很快。但是如果能成功救下一名心脏骤停的跑者,这也会是一个为院前急救科普的好案例。因为好事也会传千里。”

  王西富在自己的微信“急诊夜鹰”公号上写了一篇《今日广马25岁跑者心脏骤停抢救成功,不是奇迹,而是早有预谋》的推文,当天晚上11点写完推送,到了第二天上午阅读量就8万多,很快就成为一篇爆款科普文。“重庆的死亡跑者,其实就倒在了救援点旁边,但跑者很快就被转送到了就近的专家值守救援点。可能就是短短几分钟时间,就错过了救援最为关键的早期几分钟,专家们也回天乏术。”

  和市卫计委副主任欧阳资文一样,他也觉得广马赛前的最后一次保障培训会议太重要了。他在推文中表示,真的非常敬佩第四二一医院急诊科医生们,在压力面前始终坚持做正确的事情,紧紧抓住心脏骤停早期急救的黄金时间,没有着急将人运送,而是坚持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和早期除颤,成功击退杀手室颤,挽救了年轻人的生命。

  下午1点半左右,最后一个跑者越过了42公里终点线后,王西富和他的骑行队小伙伴们开始陆续撤离。也就是在骑行队员们回去的路上,编号24号的市第八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李景龙发生了一件令队员们忍俊不禁的事情。起得太早,李景龙在坐地铁3号线回医院的路上睡着了。“一直睡到了机场南,直到地铁工作人员到车厢里对着他吹口哨才醒。”

  王西富表示,现在广州有了这班以急诊科能手为骨干的救援力量,“我很有信心,今后我们的广州马拉松,不会再出现跑者死亡这样的悲剧”。

(责编: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