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中医直通车  

背靠大树难觅阴凉 英中医立法是良方还是毒药?

王艳

2017-12-27 08:10 来源:admin

  中新网6月29日电据英国《英中时报》报道,6月16日,一份关于“针灸、草药、中医和其它传统医学”的立法建议报告正式由英国卫生部立法工作小组提交给英国政府。此次“传统中医”以独立的“名号”出现在提案中。英国华人中医药界纠缠多年的“身份”问题,似乎终于从“无身份”到“被承认”而得到解决。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份由英国政客为主导的立法小组提出的建议报告,虽然扶正了“中医”的地位,却也给华人中医药业带来了在英国三十年发展史上最大的生存危机。

  立法工作小组在16日提交的报告中明确“建议”:英国的传统医疗从业人员必须获得国际英语雅思考试(IELTS)6.5分以上的成绩,方可以注册合法行医。这一语言水平要求已是英国大学部分科目研究生的入学条件和高技术移民的英语计分标准。

  继英国华人餐饮业因新移民计分政策遭遇高不可攀的“语言准入门槛”后,作为华社第二大经济支柱,中医药界也迎来了英语考试的“强力阻击”。

  “如果线分,估计一大批老中医都要打包回家了,”在英格兰南部小镇WestonSuperMare一家中药店坐诊的汤医师无奈地说。“也许那些年轻的医生们还可以搏一搏,毕竟他们在国内大学里就考过英语四级甚至六级,有基础。但对于我们这些老医生来说,很多人应付一个‘入籍英语考试’都很困难,要达到雅思6.5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提出如此“高标准”的语言要求,立法工作小组在建议报告中解释说:“英语成绩达到雅思6.5分,对保障病人安全,满足医师与病患和其它从业者的交流需求是十分必要的。”

  对此,汤医师却有不同看法,她说:“对中医来讲,行医能力取决于对中国古医疗典籍的学习和理解而不是英语水平。

  目前,英国的中医药店诊所普遍采用的是“一医一助”的经营模式。汤医师介绍说:“一家中药店只有一个大夫是撑不起来的,医助除了充当翻译的角色,还要帮忙抓药,负责联络等其它工作。现在这种搭配是很合理的。”汤医师的这一建议也代表了目前华人中医药界普遍赞同的,针对立法建议报告中英语水平要求的代替方案。

  下个月,汤医师为英国赫伯公司(HerbMedic)的中药店工作将满五年,她表示,虽然会寄出“十年永居”的资格申请,但并不强求一定要留下来。鉴于可能要面临的“新形势”,她已做好了“两手准备”。

  然而,像汤医师这样“看开”的,在英国中医药从业华人中,毕竟只是少数。随着“中医立法”的风声越吹越紧,许多华人中医师纷纷选择加入不同的传统医药协会,以期保住自己的“饭碗”和“身份”,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这些华人的想法源自立法工作小组建议报告中一项名为“祖父规则”的条款。根据这一规则,“于立法前已经在英国从事中医药行业的人员,可以通过个人或组织申请注册,自然获得到合法医师身份。”简单的说,就是可以凭“祖父规则”提前获得身份认证,而不必在立法实施后重新被考核。

  表面上,这一规则与华人餐饮业正在尽力争取加入的“劳工短缺行业名单”异曲同工,似乎是为那些在新规则中可能遭到限制的“老人”而开设的“直通车”,但实际上,“祖父规则”却并非是华人医师们想象中的免考捷径。

  记者了解到,卫生部的立法工作小组已经向负责接受传统医学行医者注册的英国健康行业管理委员会(HPC)提供了一份可直接施行“祖父规则”的推荐名单。但榜上有名的却都是诸如英国针灸师联合会(BACC)等以本地医师为主体的传统医学组织。对以华人为主体的医学协会,立法工作小组认为“大多数会员的英语水平尚未满足要求。”建议报告指出:“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祖父规则’的申请者都必须达到雅思考试成绩6.5分的下线。”

  报道指出,如此看来,立法工作小组为传统医学从业“老人”们提供的这辆“直通车”并不是给广大华人中医师准备的。对“祖父规则”一直持反对态度的英国中医师协会会长高铎就曾公开指出,“直通车”不是想象中的“搭便车”,他呼吁英国华人中医业应该反对这一规则条款。因为如果立法“一视同仁”,一部分华人医师还有望通过注册,而这些人无论在资历上还是经验上都远远强于英国本地传统医师。如果那些在行医能力上根本不符合注册条件的英国本地医师凭借“祖父规则”通通免考上岗,华人中医师在市场竞争中势必会处于人数上的更大劣势。

  报道指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国传统医药在英国以惊人的速度落地、生根、发展。有数字统计,目前英国大大小小的中药店诊所共有6000余家,相关从业人员近3万。但与英国的中餐业不同的是,中医药业并不是华人“一统”的天下。甚至有相当数量专门从事针灸治疗和中草药、西洋草药治疗的本土医师比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地的中医师更早在英国开诊。而大量华人医师的涌入,使英国本地的传统医疗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

  “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我们抢了人家的饭碗。因为那些英国本地的医师与国内来的中医师在水平上根本不可比。”2001年来英国的杨医师见证了几年来中医在英国迅猛发展。目前她在伦敦一家中药店工作。杨医师告诉记者:“如果大批华人医师因为英语限制而失去了在这里的行医资格,那么,最后获利的肯定是那些从事针灸或西洋草药治疗的英国人或是‘半路出家’的西医。”她说:“或许还有一部分中国医师可以通过注册,但肯定以年轻人居多,而他们在行医经验上,与老医生存在着很大差距。中医药业受到的打击将不言而喻。”

  此外,将从6月30日开始施行的英国新移民计分政策对华人中医药行业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众所周知,目前大多数在中药店工作的医师和医助持有的都是工作签证。而根据可能在今秋正式生效的第二级计分政策,非欧盟的中医药业从业者必须拥有学士以上学位,同时年薪至少达到2万英镑,才可以获得相当于目前工作签证的移民雇佣身份。而这一要求对时下英国中药店的雇主和雇员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威尔特郡独立经营中医诊所的王先生认为,“中医立法”对华人医师的影响在短期内还不会显现。“英国的中医立法已经嚷了好些年了,可到现在还是纸上谈兵。”

  从2002年5月英国卫生部依照上议院要求成立草药立法工作组(HMRWG)和针灸立法工作组(ARWG),到最新出台的这份立法建议报告,华人中医药业已经在英国的传统医学立法进程中沉浮了6年。而按照此次立法工作小组的说法,“中医立法”预计最早会在2011年得以实施。建议报告提交后,将会是漫长的听证说明、审核批复过程。

  报道说,三年中,英国的中医药行业会如何发展,英国政府对传统医学的态度会否变化,没有人能够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医立法”必定将是一把双刃剑,在为华人医师“正名”的同时,也势必会对中医行业规则进行重新界定,而这一“合法化”的转变过程中,或许将有大量华人中医药行业的从业者被“名正言顺”的请下岗。(李呐)

(责编:admin)


相关新闻